丹師劍宗 第1025章 窮途末路

目錄:丹師劍宗| 作者:伯爵| 類別:散文詩詞

    “什么?”

    “這是真的嗎,劍帝大人的帝位真是篡取來的嗎?”

    看到木帝出面作證,帝殿內那些認為秦安在誣陷天皓的帝者徹底動容,坦白說,如果是他人來做這個證,恐怕真的不會起到什么效果,反而可能會被指責是和秦安一同誣陷天皓。

    但比時,出面作證的卻是木族的老祖,與雷帝拓天一樣,都是十方天域最古老的帝者。

    木帝和雷帝道齡久遠,論道齡,天皓在二者面前也只能算后輩,這兩位長者在十方天域一直以信義著稱,連木帝都指證天皓帝位來歷不正,他們又怎么可能不動搖。

    “木帝!”

    看到他最不想見到的人出面指證,天皓當真有些沉不住氣了,他死死地盯著木帝,“我天皓待你木族一向不薄,你為何這般待我?”

    知悉當年內情的伯軒和拓天已死,剩下的人加起來不足十位,而這其中,只有一個人的指證能動搖他的威信,這個人便是木帝,因為除去木帝之外,其他知曉內情的人死的死,地位被削的被削,死人不會開口,而那些地位被削的即便指證也沒人會相信。

    但木帝就不一樣了,不僅在十方天域極具威信,而且也深受眾多武者的尊重。

    這樣的人出面指證,他還真沒法做到不動容。

    “為什么?”

    聽到天皓的質問,木帝蒼老的臉上現出憤怒,“因為我要還劍帝大人一個公道,你這個偽劍帝,根本不配執掌帝殿!”

    聞言,天皓突然爆發出滔天的殺氣,很顯然,他已經對木帝動了殺心。而面對天皓的威壓,木帝卻是凜然不懼,依舊說道:“諸位,此事關乎到昔年圣戰的隱秘,今日,我就將它公之于眾!”

    “數千年前,我人族真正的領袖是混沌劍帝,天皓,他只不過是劍帝大人一馬前卒,是劍帝大人器重于他,他才能有今日的成就……”

    木帝將昔年混沌劍帝率領人族大勝天妖萬族以及天皓如何謀取地位、篡改歷史等隱情如實道出。

    “事實就是如此,他的品行和修為根本配不上帝位!”

    木帝指著天皓說道,其實這些話,他本不打算說的,可今天看到天皓如此冥頑不靈,實在忍不住心中憤怒才出面指證。

    現如今十方天域人族面臨大劫,天皓掌握著人族最強的精銳之軍卻不肯干實事,反而一再地針對聯院想要置秦安于死地。這一切一切的行為,都觸及到了木帝的底線,他實在忍無可忍才打算揭穿天皓的虛偽嘴臉。

    坦白說,如果天皓真的做到了在圣戰之中該做的,木帝或許真的會一直替他死守這個秘密,畢竟混沌劍帝已經故去,再一味的計較當年隱情也毫無意義,便是揭穿了天皓的嘴臉,混沌劍帝也不可能復活。

    但天皓的所做所為卻一次次讓他感到失望,此刻看出秦安有意拉攏圣戰新軍帝者的他,也是毫不猶豫地站出來做這個指證者。

    在木帝看來,如果揭穿當年的隱情,能讓圣戰新軍眾多帝者棄暗投明加入聯院,別說是讓他出面指證,就是讓他付出生命的代價,他也愿意配合秦安這么做。

    “一派胡言!”

    見身后帝者已經開始相信木帝的話,天皓突然發出一聲怒喝,他祭出混沌古劍,指著木帝道:“你為老不尊連同這個螻蟻詆毀我是何居心,說,這個螻蟻究竟許了你什么好處?”

    秦安被天皓這一舉動惡心到了,他一直覺得,這個人雖然心思陰沉,但起碼也算個人物,可現在看來,這無非是一個敢做不敢為的小人罷了,這樣的人能登臨帝殿,恐怕是天道瞎了眼。

    “喲喲!”

    而就在天皓暴怒之時,一旁的人形生靈卻嘖嘴道:“我倒是沒有想到,天皓你居然有這樣的手段!”

    從幾人的對話中,人形生靈全聽明白了。

    他一直以為活著的混沌劍帝,其實在萬族被趕至域外星空后不久就隕落了,而登臨人族新世劍帝的則是天皓,一個當年并不是很起眼的人物。

    念及至此人形生靈屬實有些悔恨,他暗恨自己不該猶豫,其實在神秘人相助,甚至早在千年之前,他就有沖破生死川的意圖了,只是畏懼混沌劍帝的神威,遲遲不敢那么做罷了。

    現在看來他當時的想法真的愚蠢,如果早知道人族領袖是天皓而混沌劍帝早已隕落的話,他一定不會猶豫,若是當初沒有遲疑的話,現如今十方天域恐怕已經是萬族的天下了。

    “住口!”

    已經瀕臨暴走的天皓聽到人形生靈插嘴,當場怒火萬丈地斥道。

    然而人形生靈根本不把他當回事,依舊道:“你連混沌劍帝都能殺掉,早知如此我們就應該早些合作,那樣的話,這天下早就是我們兩個人的了!”

    人形生靈話音并不高,但聽在圣戰新軍數百帝者的耳里卻是那么的清晰,如果說木帝的指證讓他們有七成的相信,那此時人形生靈這一番話,無疑是補足了剩下的三成。

    直到這一刻,圣戰新軍眾多帝者才確定下來,他們眼前這個光輝無限的劍帝,帝位的確是竊取來的。

    “劍帝大人,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帝殿之中,幾名帝者看向天皓質問道。他們絕不容忍,自己誓死追隨的劍帝是如此小人。

    “天皓,如果你還念及劍帝大人的恩情,就讓出統領權,這是你唯一可彌補的!”

    見帝殿內的帝者已經動搖,木帝趁此機會說道。

    他知道,這是人族最后的機會,若是百戰聯院和圣戰新軍不能兵合一處,那么等待人族的結果只有覆滅。而想要雙方兵合一處,天皓退位讓賢是必須的。

    木帝盡可能的曉之以情,卻不料天皓聞言冷笑著反問道:“讓出統領權?讓給誰?誰有這個資格?”

    “讓給秦安,他比你更適合坐這個位置!”木帝不再避諱什么,直接道出了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