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3章 兌換縱容

目錄:顏控蜜戀史| 作者:和曉|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當年老王縱容了他?

    順著這條思路想下去,如今,也會繼續縱容吧。

    關鍵在于,他有沒有足夠的優點去兌換他的縱容。

    老王推崇的優點是什么?堅韌?堅持不懈?孤獨逆境中也頑強成長?

    王承佑緊緊抓住這得來不易的靈感,投入地追蹤,連莫顏呼喚他,都沒聽到。

    “承佑~”莫顏不得已,提高音量。

    “嗯?”王承佑從思考中驚醒。

    “那個……”

    “什么?”

    “T恤。”

    “哦,好的,我拿給你。”

    王承佑拿起床角的短袖,走向衛生間。衛生間門開了一條縫,他將短袖從中塞了進去,轉身離開。腳步跺得比平時重,好讓莫顏放心。

    她跟那些有趣的合同不一樣,她更有趣。

    他不會去偷窺,只會光明正大看。

    如果他“恰好”擁有了老王推崇的優點,是不是意味著,老王即使手握合同,也會對他睜一眼閉一眼?

    畢竟老王仇恨的,不是莫顏,而是他的不聽從安排。

    而剛過去的周末,當他們父子倆面對面坐著,談論天長科技的種種時,他分明從老王臉上看到了一絲愜意與滿足。可以將那種表情看作是對現狀的認可嗎?

    換句話說,老王其實后來是滿意他留在國內的?

    這是個有待確認的推斷。

    不過,當下是沒有時間找證據做確認了。

    莫顏已經從衛生間走出來。他的短袖T,她穿上去成了中袖,底部到膝蓋上七八厘米的樣子,妥妥的短裙。

    “你怎么沒吹頭發?”他的目光從她身上籠過,聚焦在她的頭發上。

    “吹了呀。”

    “沒吹干。”

    “已經吹了很久,都吹累了。”是的,她洗了小內內,先吹的小內內,吹得累死了。等到吹頭發時,敷衍了事吹兩下結束。

    王承佑當即拉著莫顏重返衛生間,拿吹風機再幫她吹頭發。

    莫顏的頭發,最長的發梢,已經齊腰。黑而濃密的長發,厚厚的握在手中,觸感很特別。王承佑仔細地幫她吹風,從一邊的耳后,到另一邊的耳后。

    吹風機發出“轟轟”的噪音,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

    身高落差,使他很方便揚起她的發。濕漉漉的頭發在暖風的吹拂中,漸漸變干。轟響了20分鐘的吹風機被關掉電源,世界立刻寂靜下來。

    莫顏沒話找話:“高三時還不覺得,這會兒覺得長發好麻煩。”

    “不是蠻好嘛。”王承佑貪戀地又撫一次她的長發。絲滑柔順,欲罷不能。

    “那時候在家,洗完頭發,媽媽也是這樣幫我吹。”

    “要是我們在一個學校就好了。”言外之意,每逢你洗頭發的時候,我去幫你吹。

    “是啊。”言外之意,所以我要努力學習。雖然考不進你的學校,至少可以距離近一些。

    王承佑猛然驚醒過來。不,他不是他的本意!

    “咳,莫顏,其實插班生考試——”

    話還沒有說完,莫顏搶過去:“我知道,很難。但我總要盡力,才不會遺憾。”

    王承佑沉默。

    莫顏哧溜鉆進被窩,僅露出下巴。

    王承佑翻箱倒柜找備用被子,找了一圈,沒有找到,靈機一動,想起可以把隔壁房內的搬過來。轉念一想,又怕一旦出門,莫顏反鎖了門。

    權衡一番,決定打電話讓前臺送一床過來。

    莫顏驚詫地望著他,他怎么可以如此坦然地提額外要求還不給理由?沒過多久,前臺居然派人送被子來了。

    王承佑將被子鋪在地毯上,一半鋪,一半蓋。他躺著輾轉反側試了幾下,忽然站起來,朝莫顏俯身過去。莫顏趕緊用被子蒙住了腦袋。

    縮在黑暗中,如驚弓之鳥般等了一會兒,不見任何進一步的動作,偷偷探出頭,原來王承佑只是探手過來取另一只枕頭。

    他早就躺下去了。

    此刻正頭枕在胳膊上,胳膊放在枕頭上,捉狹地看著她笑呢。

    莫顏不禁也“嘿嘿”笑兩聲。

    “要關燈嗎?”他問。

    “你去關。”她說。

    王承佑拿了個遙控器,躺著沒動,就關了燈。原來房間遍布的是現代電子控制的家具。

    燈關了之后,房間黝黑。氣氛一下子敏感、詭異起來。難怪他問的是“要不要關燈”,偏她自作聰明地替換成“誰去關燈”。

    莫顏沒再說話,生怕一言不合,局面失控。

    王承佑大概也存著同樣的心思,從熄燈的那一刻,房間里只有呼吸聲。仿佛關掉的,還有語言功能。

    這樣沉默地摒著,時間久了,倒也睡著了。

    第二天,莫顏醒來的時候,發現被子大半被自己壓在身下,長腿盡數露在外面,所謂的睡衣,因為過于寬大,已經縮到胸口。

    慌忙不動聲色扯下睡衣,再偷看地面,王承佑的床鋪已經不見了。

    被子疊好,放在了沙發上。

    而房間內,不僅不見人,還聽不到任何聲響。

    王承佑去哪兒了?莫顏找到自己的手機,電量微乎其微,找到王承佑的電話號碼,撥了出去。

    “你醒了?我在外面晨跑。十分鐘后回去。”

    知道了他的動向,她才安心忙起自己來。

    洗臉、刷牙、換衣服,8分鐘搞定。等她全部收拾妥當,又等了2分鐘,才等到門外的敲門聲。穿著昨日短袖、汗水淌成小河的王承佑出現了。

    “等我去沖一下,”說著,他閃身去了洗手間,“幫我把換的衣服拿過來。”

    莫顏默默折身去拿昨晚被她當睡裙的短袖T。

    等水流聲告一段落,她輕輕敲了敲門。門打開,她轉過臉,避免去看他,只將衣服遞過去。

    衣服被拿走,還留下一句話:“不夠。”

    不夠?

    好吧,莫顏默默往王承佑雙肩包處走,看看能翻找出什么。

    折疊得整整齊齊的長褲放在一個保潔袋內,還好,要她遞的,不是短的。

    莫顏拿走長褲,余光卻被一抹粉紅吸引。

    飛快地瞥一眼王承佑所在的方向,順手一扒,露出更多的粉紅。拿出來一看,是件睡裙無疑了。

    “長褲,找到了沒?”王承佑喊了一聲。

    莫顏慌忙將睡裙塞包里,拿著長褲,跑到衛生間門口遞了過去。門半敞著,他真敢開。不過,她只垂著眼,臉上也沒有昨日初見短信時的暴怒。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