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龍和神器 第九十四章 罪孽深重

目錄:直死藍龍| 作者:翡翠炒飯| 類別:網游動漫

    布魯覺得十分羞恥,雖然他偶爾也會在夢里各種歪歪,比如自己成為新的龍神,拳打巴哈姆特,腳踢提亞瑪特,每天叫著金屬龍和彩色龍還有魔鬼、惡魔各種人外娘的美女來侍寢。

    但是那都是歪歪而已,就算野心再大,他現在也不過是一條少年龍,雖然通過上次的拔苗助長成長到了十四米的高度,但是比起那些四、五十米的太古龍來說,真真正正的是個弟中弟。

    什么藍龍王,什么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中心……

    這些聽起來實在是太過于超前了,感覺就像是自己剛上小學一年級,艾卓·尼祿就在說他以后肯定免試上清華北大一樣。

    而布魯的動作也實在是太過于突然,艾卓·尼祿感覺不到惡意,也沒有阻止,但是被遮住嘴巴后,她還是不由得一陣驚訝和好笑。

    如果是自負的藍龍,想必會毫不客氣的大聲夸獎她的先見之明,而絕不可能會表露出如此明顯的難為情。

    真是有趣……

    艾卓·尼祿眼睛的紫光依然沒有消失,但是布魯卻從中看到了非常明顯的笑意。

    這女人在捉弄我?

    他瞇起了眼睛,開始思考著自己要不要張開魔眼,然后掩住她嘴巴的手順勢給她來那么一下。

    剛好可以試驗魔眼對于傳奇人物的偷襲效果?

    看出布魯現在惱羞成怒的樣子,艾卓·尼祿收起了笑意開口道:“我以藍月城的領主的聲譽發誓,我剛才所說的,全部都是真的……而我的到來,也是有我的目的……那就是結盟。”

    布魯瞪大了眼睛!

    雖然對方的嘴巴被他的手遮住,聲音有點嗡嗡的,但是他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中立了幾乎兩百年的藍月城要找我結盟?

    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是先拋出一個大的玩笑,然后再拋出一個小的玩笑,這樣就顯得小的玩笑像是真的?

    雖然心里一萬個不信,但是布魯也知道,作為傳奇強者,還是遠近聞名的大人物,艾卓·尼祿根本不可能和他開這樣的玩笑。

    那事情就變得復雜起來了……

    ————————————————

    布魯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房間的周圍。

    這是一間用木材制成的大木屋,而木屋的材料正是來自它所處的綠洲。

    木屋的主人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強壯的戰士,一套帶著頗多凹凸痕跡的鎖甲和一面盾牌掛在房間的墻壁上。

    在放著鎖甲和盾牌墻壁旁邊還有一個衣柜,衣柜上擺放著一頂有著兩支長角的角盔。

    在衣柜旁邊,一把戰斧和長劍放在武器架上面,下面則是一雙不知道用什么野獸的厚皮加上部分金屬制成的戰鞋。

    在布魯觀察著周圍的同時,艾卓·尼祿也在觀察著他。

    她曾經見識過許多許多的龍,甚至親手殺過不少。

    在普通人眼里,巨龍是難得一見的恐怖生物,但是在她眼中卻是普通的敵人,或者是同伴。

    只不過布魯卻是她所見過的最神奇最強大的龍——當然,那是另一個世界的影像。

    在那個影像中,藍色的巨翼遮住了整片天空,陰影籠罩在他的城市上空,無數的巨龍圍繞在他的身邊,為他披上一塊塊的龍甲,就像是在為即將走上戰場的君王披上王冠和戰甲一般。

    而即使只是未來的影像,當艾卓·尼祿看到巨龍那一顆奇怪的眼睛時,馬上就感受到一陣恐懼,甚至連汗毛都馬上豎立起來。

    而影像的最后則是龐大的龍王用那神奇的眼睛往她的方向掃了一眼,仿佛發現了她窺探一般發出冷笑。

    當巨龍冷笑的時候,艾卓·尼祿心靈中閃過了一絲難言的悸動,就像是心臟忽然被人牢牢地抓住一樣,甚至連呼吸都做不到。

    就像是窺探強大的神靈一樣,即使只是窺探未來的一絲影像,竟然也引起未來的那個強大存在的警覺!

    而且她們并沒有帶著惡意,竟然也被他發現了!

    艾卓·尼祿也曾經占卜過關于神靈的信息,她確定連低等神力的神靈也做不到這點。

    就這么短短十來秒的影像,艾卓·尼祿為此就消耗了自己國家一年的財政收入。

    甚至在影像的最后,她的朋友遭受到了來自未知未來的反噬,受了不輕的傷。

    要不是如此,艾卓·尼祿也不可能會關心遠在天邊的一條小藍龍,更不可能改變自己百年來的陣營,想要和對方結盟。

    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者,艾卓·尼祿雖然有著無比強大的力量的,但是該遵守的規則也和她的力量和美貌一樣多。

    像是現在這樣,沒有宣告就徑自進入別國的領土,傳出去的話,很容易就會引起別國的警惕和懷疑。

    人類的規矩就和人類的可塑性一樣多,他們可以成為守序善良的人,也可以成為比惡魔還要狠毒的混亂邪惡的人。

    布魯以前學過許多政治上面的知識,他的認知也和政治書的一樣,那就是事物的兩面性。

    每一個人身上有著善和惡的屬性,所以艾卓·尼祿以往一直表露著自己善的一面,他也不會認為對方就永遠不會作惡。

    當她說要和自己結盟的時候,布魯一開始是當她在開玩笑,但是當她嚴肅認真的說要談一下的時候,布魯也很快接受了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將其歸咎于這個女人知道了一些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情報。

    又或者是這位藍月城的領主單純只是墮落了,想要加入邪惡的藍龍而已。

    這在這片修萊斯數萬年的歷史中也不是什么新鮮事,每一個個體都有自己的思想,不是簡單的程序NPC。

    在遙遠的歷史中,就曾經有一位秩序法師,堂堂傳奇強者,在某一天的時候見到螞蟻搬家,在蹲著觀察了一會兒后,再次站起來的他就黑化了……

    也不知道他是受了什么刺激,反正從一個醉心奧術的老頭忽然就變成了要毀滅世界的邪惡法師,甚至做出了屠城百萬的恐怖舉動。

    真是精神病人思維廣……

    艾卓·尼祿拿起了茶壺,然后給布魯和阿格尼絲等人添上了茶水,笑道:“很抱歉,這里只有一些粗茶,我出來得急,也沒帶什么好茶過來。”

    布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艾卓·尼祿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也是一個讓人覺得非常“舒服”的人。

    這種舒服不單是銀龍和藍龍,連提夫林也不例外,面對著這位國王級別的人物只覺得春風拂面,完全沒有感受到對方有著半點的盛氣凌人。

    這是因為艾卓·尼祿是真的做到不卑不亢的尊重每一個人,無論是誰,只要沒有在她面前做出她不認同的事情,她都會給予對方尊敬和尊重。

    對待布魯這位盜取神器的藍龍如是,對待隊伍里面的欲魔隊長也是如此,甚至連黑暗精靈瓦莉拉以及半精靈伊芙琳都是這樣。

    世間絕大部分的人認為龍族是非常高傲的種族,最大的原因就是龍族認為要獲得自己的尊重,就必須要展現出自己的價值或者力量,這毫無疑問是一種傲慢、自抬身價的行為,這意思就是“老子正眼看你都已經是你的無上光榮了”,這種天然就把自己擺放在高等種族的做法怎不讓人覺得你高傲呢?

    幸好的是龍族的確有著足以自傲的資本,所以在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他們的“設定”,如果一下子所有巨龍都變成艾卓·尼祿這樣的人,那說不定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會覺得龍族一下子變得不那么正常,甚至再也沒有那種魅力。

    “女領主,我不明白,你為什么會選擇和一個邪惡的藍龍結盟?”布魯喝了一口手中的茶,也品不出什么好壞,他還是挺好奇這個問題的。

    事實上連阿格尼絲都奇怪這個問題,不過她作為銀龍跟在藍龍的身邊,而且還一路“助紂為虐”。

    這樣一想她也沒什么立場好奇就是了,因為其他人也一樣好奇她腦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邪惡?”艾卓·尼祿輕笑了一下,她搖了搖頭答道,“我在過去、現在、還有未來,都沒有見到你做了什么邪惡的事。”

    “……我可是殺了不少的人類和冒險者,前不久還搶了一座人類的城市,把守城的衛兵干掉了大半;而且還幫助地獄之主的天選者,去中央大陸搶奪巴哈姆特的神器,回來的途中還干掉了圣殿騎士團的不少人……”

    布魯聽到艾卓·尼祿的話后,出于自己的逆反心理,開始一一細數自己的“罪行”。

    說著說著,他自己都驚訝了起來,本來覺得自己還殘留著人類的靈魂,應該沒有平常的藍龍那么“任性”,但是現在想想一般的少年藍龍還真沒他這么“罪孽深重”,“十惡不赦”,更沒有他這般的惹事能力,這樣下去不會404吧?

    布魯的坦白讓一旁的瓦莉拉瞪大了眼睛,她一直都不知道其實自己的隊長是一條藍龍,更不知道這條藍龍過往的“光輝事跡”,所以聽著聽著她開始用一種十分復雜的眼神看著布魯。

    瑪卡瑞亞、奧莉安娜則是一邊聽著一邊竊竊發笑,仿佛聽著布魯像是在自爆一樣說著自己做過的壞事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一樣。

    至于伊芙琳則是非常認真的聽著,出于職業習慣,她開始下意識的把聽到的一些情報分門別類,思考能夠賣多少錢。

    不過艾卓·尼祿的看法卻不一樣,她伸出手指,和布魯一樣開始解釋了起來:“殺死冒險者只是因為他們的目的本來就是屠龍,我不覺得讓一條藍龍靜靜地被剝皮抽筋就是正義。至于后來的新沙爾斯城,那只是兩個勢力的碰撞而已,包括巴哈姆特的神器和后來的追兵,既然是敵人,那么殺死敵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關鍵還是,在面對不是敵人的時候,你的表現如何。一個城主,一個統治者,應該是一個擁有堅定的性格和信心的人,我看過你在新沙爾斯城的所作所為,發現你雖然是藍龍,但是卻是真正關心手下人民的生活,并且以身作則做到了公平的榜樣……”

    艾卓·尼祿看著克里珊娜,而克里珊娜也注意到了她的動作,有點不解的看著她。

    “堂堂一位城主,一條藍龍,竟然每次都為自己的妹妹破壞別人的東西或者吃別人的食物而付錢,這難道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嗎?還有許許多多方面的政策都表明,你不是一條傳統意義上殘暴的五色龍,只因為自己是高等種族,比別人強大就應該統治別人、奴役別人。”

    ……布魯一下子無言以對了,過來一會兒后,他才搖了搖頭,帶著些許的嘲諷說道:“你差點就說服我了,我都以為自己是個圣人……不過,你的屁股歪得太厲害了一點!藍月城的城主,我覺得你的目的性太強了……總而言之,你說這些就是為了和我結盟而已,但是我真的不明白,我有什么是你需要的呢?難道是巴哈姆特的那件神器嗎?”

    “巴哈姆特的神器我用不了。”艾卓·尼祿對于布魯的問題選擇了顧左右而言他,但是這樣更表明了布魯的話實際上觸碰到了問題的本質,所以她不得不透露了一些秘密,“至于為什么會這么想要和你結盟,那是因為布魯·瓦索尼達·凱蘭卓斯的未來。”

    你們真是夠了……

    格萊西雅天天對我不懷好意,邪惡龍神提亞瑪特也要啪啪啪我,現在連人類的女人也惦記著我的未來,你們到底看上我哪一點,我改還不行嘛?

    艾卓·尼祿的話不但讓布魯驚訝,也讓克里珊娜和阿格尼絲感到非常意外,她們云里霧里的看著兩人,不明白他們到底在打些什么啞謎。

    看到眾人的表現,藍月城的領主用手指指著東邊,說了句:“中央大陸的東部防線快要支撐不住了,他們已經向整個世界要求支援……相比起那里的深淵惡魔,你所做的事情完全不值一提。”

    “在被惡魔攻破的廢墟當中,惡魔和他們的手下挖出奄奄一息的幸存者,砍斷他們的手腳,百般玩弄和折磨,無辜的孩子被獵犬咬著腿,驅趕他們逃走,最后在奄奄一息之下才被慢慢的吞食……”

    “藍龍,在對抗無情的惡魔上面,我覺得你是值得爭取的力量。”

    布魯差點笑出聲來,雖然艾卓·尼祿說的是事實,但是……

    “很抱歉,艾卓·尼祿女士,我并沒有這么偉大的跨種族情操,要為了人類去作戰……”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