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錄 第五百三十一章 五行道人,巨人

目錄:開天錄| 作者:血紅| 類別:散文詩詞

    從深海返回大陸的路上,巫鐵在胡老爺三條巨艦中閉關了。

    三條胡家秘制的巨艦,其中一條是胡家嫡系族人的座艦,巫鐵自然不可能在上面閉關。另外兩條巨艦,一條是‘狐尾’的高手乘坐,一條歸屬胡家的客卿供奉中那些頂尖的高手。

    巫鐵就被安排在了那些客卿供奉所在的巨艦上,在船樓上分配到了一間內外三進的套間。

    開啟了所有的防御禁制,巫鐵盤坐在套間最內一層的靜室中,身邊虛空微微一晃,陰陽道人借助本尊和分身之間的特殊感應,直接出現在巫鐵身邊。

    陰陽二氣瓶從陰陽道人頭頂冉冉浮現,陰陽二氣噴出,將巫鐵整個卷入了瓶中。

    陰陽道人身形幻化,變成了巫鐵的模樣,陰陽二氣一陣摩擦,陰陽轉化后天五行,從中滋生天火、雷霆,更有狂風涌現。陰陽道人微微一笑,開始默運玄功,按照胡老爺剛剛賜下的《斗戰雷霆真經》的功法運轉起來。

    風雷嘶吼,烈火奔涌,風、火、雷的氣息在靜室中起伏澎湃,震得靜室‘嗡嗡’作響。

    陰陽二氣瓶中,巫鐵打開了三個長長的玉匣子,里面是三套大道寶丹,分別對應風、火、雷三門大道法則,只要服下三套寶丹,足以讓一名普通胎藏境修士,在極短時間內將三門大道與神胎完美融合。

    “倒是舍得下本錢。”巫鐵‘呵呵’笑著。

    他身后五行神光升騰而起,五色神光中,五件五行屬性的先天至寶散發出奪目的光芒,更有恐怖的法力波動沖擊震蕩,相互之間形成了一個完美的五行輪轉和五行平衡。

    水母瓶、丙火鑒、靈木珠、金龍鞭、戊土鼎。

    五件在茫茫深海中,耗費了不知多少歲月,吞噬了無量天地精華,好容易孕育而出的頂級先天至寶和五行空間緩緩融合,在五行神光的強力催動下,五件至寶被巫鐵祭煉完全,逐漸變得操控隨心,徹底掌控了五件至寶的全部神妙。

    巫鐵張口吞下了三十顆大道寶丹,龐然藥力爆發,一道道大道感悟涌出。

    三十顆大道寶丹蘊藏的藥力何其巨大,三門大道的大道感悟更是神妙異常,巫鐵有了斬出陰陽道人的經驗,他的根基也足夠雄厚,此刻只是念頭一轉,就聽一聲轟鳴,五行神光震蕩,五件五行至寶驟然向內一合,組成了一團五彩迷離的玄光。

    巫鐵的神胎變小了一截,分化的神胎往那玄光中一撲,就聽三聲雷鳴震蕩,一名生得神威非凡,昂昂然氣度驚人,舉手投足就帶動虛空亂顫,端的猶如天神降臨的俊朗男子一個跟頭從玄光中翻滾而出,玄光迅速沒入了他的身體,和他徹底融為一體。

    俊朗男子身高一丈五尺開外,雙目猶如日月,周身霞光升騰,眉心更是有一枚豎目微微張開,內有五色神光奔涌,好似隨時能化為神雷噴出。

    單從賣相上來看,這俊朗男子比起陰陽道人更加光焰奪目,更加震懾人心。

    “道友!”俊朗男子身體一晃,身上就多了一件灰撲撲的道袍。無論是樣式還是色澤,這道袍都是極其的不起眼,但是穿在這俊朗男子身上,這道袍也就憑空多了一份神韻,襯托得這俊朗男子俊偉非凡。

    “道友,以后,你就是五行道人。”巫鐵微笑著向俊朗男子點了點頭:“有勞五行道友和陰陽道友,在外奔波辛勞。”

    “本為一體,談何辛勞?”五行道人微微一笑,身體一晃,直接化為極細的五色流光沖出了陰陽二氣瓶。五色流光繞著靜室中的陰陽道人轉了三圈,然后化為一道淡淡的香風,輕松穿透了船樓中的防御禁制,跑得無影無蹤。

    陰陽道人微微一笑:“是個急性子……嗨,道者,悠然,逍遙,大自在,這等火急火燎的,有必要么?”

    一氣化三清至高道法,斬出的分身可不是本尊的復制品,而是有著自己獨特性格特征的分身,陰陽道人行事穩重、淡然,而這五行道人一如陰陽道人所說,火急火燎的,顯然是個暴躁性子。

    巫鐵也從陰陽二氣瓶中飄然而出。

    斬出了五行道人,巫鐵只覺自己的神胎、肉身,都變得更加通透。他和天地宇宙之間的感應,變得更加的清晰,更加的直接。他感應了一下,自己吸收天地元能,感悟天地大道,自行修煉的效率,再次提升了數倍。

    巫鐵取出了代表司馬賢的神皇令,交給了陰陽道人,然后向他點了點頭:“有勞道友。”

    陰陽道人微微一笑,接過令牌,輕聲道:“自當如此。”

    胡老爺的三條巨艦上的所有禁制,在陰陽道人、五行道人面前如同虛設,陰陽道人也是化身黑白二色靈光,繞著巫鐵轉了三圈,然后化為一陣香風消失得無影無蹤。

    巫鐵‘呵呵’笑了幾聲,他盤坐在靜室中,將法力催動到極致,按照《斗戰雷霆真經》的法門修煉起來。

    靜室中風雷奔涌,怒焰翻卷,巫鐵的氣息一節節的不斷提升,從普通胎藏境初階應有的水平,快速朝著胎藏境巔峰逼近。

    之前巫鐵花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這才斬出了陰陽道人。

    此次斬出五行道人,只用了一個半月。

    哪怕借助了新架設的超巨型超遠距離空間門,胡老爺的大隊人馬還沒有趕回大晉神國的疆域內,還在海域上飛行。

    巫鐵樂得無人打擾,他靜靜的坐在靜室中打磨法力,淬煉神胎,融合大道道紋,一點點的提升著修為,提升著實力。有胡老爺賜下的三十顆大道寶丹背書,巫鐵準備下次和胡老爺他們見面的時候,將自身的實力表現得更加強悍一些。

    五行道人跑得無影無蹤。

    陰陽道人則是借助陰陽二氣瓶,橫空挪移的速度比胡老爺的艦隊快了不知道多少。先天至寶的威能無窮,哪怕陰陽二氣瓶并非專門的飛行寶物,可是速度也快到了極致。

    陰陽道人搶在胡老爺的大隊人馬之前,輕松返回了大晉神國疆域內,按照李先生給出的聯系方式,迅速聯系上了李先生,將胡家在海外連續取走了五件堪比鎮國神器的重寶的情報通傳了上去。

    與此同時,陰陽道人告訴李先生,胡家還要去取出另外幾件在大晉神國北方蠻荒疆域中孕育的先天至寶,他希望李先生早做打算,不能讓胡家再這樣順利的施為。

    趁著胡圖等人,還沒有徹底煉化五件至寶的子體,他們無法分心全力戰斗的機會,現在是打擊胡老爺的‘狐尾’,重創胡老爺這一支人手的最佳時機。

    大晉神國,暗流洶涌。

    胡老爺的隊伍在全速趕路,與此同時,早幾個月前,令狐堅在東苑被打成重傷,令狐青青發怒的事情,也已經傳給了胡老爺。

    聽聞自家二弟因為去借黑天鼎,而被打成了重傷,據胡圖等人的小道消息,胡老爺那天收到消息后很開心,居然整整一晚上喝酒慶祝,甚至還有某個胡家的孫子輩偷偷的說——他聽到胡老爺在幸災樂禍的嘲笑,說什么‘庶子’、‘妄想’之類的話。

    令狐堅是令狐青青的庶子,而胡老爺才是嫡長子。

    毫無疑問,胡老爺在發泄心頭的某些情緒,胡家的子孫們,心情也頗為復雜,頗為緊張,同時也很期待,很振奮,很昂揚。

    巫鐵琢磨著時間差不多了,他也就施施然開啟了陣法禁制,離開了枯坐了三個多月的靜室。

    艦隊正在穿越一個空間門。

    跨越這座空間門后,下方不再是深藍色的海域,而是一片茫茫山林。

    大片濃云從三條巨艦中噴出,云團翻滾著,迅速將三條巨艦包裹在了里面。這三條巨艦,是胡家傾力打造的主力旗艦,無論是體積還是其他指標,都遠超大晉軍部的制式旗艦。

    這樣的艦船,是見不得人的。尤其是在大晉疆域中行走,不得不用各種手段遮掩。

    一路專挑人煙稀少的窮山峻嶺行走,一路都有胡家私自架設的空間門節省趕路的時間,重返陸地后,胡家大隊人馬一路向北行進了大半個月,就一頭扎進了大晉北面的蠻荒峻嶺中。

    “提高警惕……在這附近,大晉神威軍曾經吃盡了苦頭。”胡老爺的命令迅速傳達給了隊伍中的每個人:“小心一些,這北方的山嶺中,多擁有太古魔怪血脈的巨人、巨獸,他們戰力強橫,而且蠻橫不講理,猶如野獸,不通靈智,和他們無道理可講,只能下手斬殺。”

    胡老爺的警戒命令剛剛發布了沒多少時間,前方就出現了一片直入云霄的雄偉山脈。

    高有數百里的大山重重疊疊,連綿不斷,山頂滿是白皚皚的積雪,不斷有低沉的嘶吼聲帶著巨大的震懾力遠遠襲來。

    艦隊向前疾馳,站在巨艦船頭看風景的巫鐵突然覺得一陣的心驚膽戰。

    一聲恐怖的咆哮聲沖天而起,一尊身高千丈的巨人從一座山峰中破山而出,手持一根沉甸甸的石柱子,騰空躍起數千丈高,當頭一棒子轟在了一條龜甲舟上。

    可憐龜甲舟的體積不大,乍一看去,就和這巨人的腳丫子差不多大小。

    巨人手中的石柱子巨大、而且沉重異常,在巨人恐怖的力量催動下,石柱子只是一擊,就將那條龜甲舟砸得火星四濺,直接從數千丈的高空一頭扎到地上,‘轟’的一聲深深陷入了地面。

    巨人大聲咆哮怒吼,雙手握著石柱子,猶如村民打年糕一樣,拎著石柱子朝著陷入地下的龜甲舟就是一通亂砸。

    ‘咚咚咚咚’一連串猛轟,龜甲舟不愧是胡家精心鍛造的防御力絕強的私家戰艦,這條龜甲舟硬生生擋住了這尊氣息可怕的巨人上百次猛攻,這才爆開了無數的裂痕,在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中炸成了粉碎。

    巨人咧嘴獰笑,張開嘴朝著艦隊最前方的三條巨艦發出一聲狂野的怒吼。

    他猛地一把抓住剛才藏身的山體,高有百里的大山‘咔嚓’一聲齊根斷裂,巨人右手一揮,百里高的山峰‘滴溜溜’的飛起來,帶著一陣惡風朝著三條巨艦當頭砸下。

    胡老爺站在正中巨艦的船頭,冷眼看著那頭氣息可怕的巨人。

    “吾兒何在?”胡老爺威風凜凜的大吼了一聲。

    “孩兒在此!”得了戊土神鼎的胡想大喝一聲,四方四足,造型渾厚穩固的戊土神鼎的子體騰空飛起,一道駁雜的黃色黑色混雜的流光噴出,對著那座百里高峰只是一掃,就聽一聲巨響,高峰粉碎,一縷縷黃氣從高峰中噴出,被戊土神鼎輕松一口吞下。

    下一刻,胡圖沖出,水母瓶的子瓶口子里噴出一道黑乎乎的浪潮,巨浪翻滾,帶著滔天的浪濤聲,湍急沉重的水流重重的沖在了巨人的胸口上。

    就聽一連串刺耳的骨折聲響起,千丈巨人被沖得立足不穩,大口吐著血,踉蹌著向后連退了數百步。

    千丈巨人發出凄厲的嘶吼聲,他揮動著石柱子,想要再次反撲上來。

    手持金龍鞭的胡碩冷哼一聲,右手一揮金龍鞭,就聽一聲巨響,晴天霹靂從天空落下,一道駁雜的金光當頭落下,猶如擎天巨柱倒塌了下來,沖著巨人的腦袋輕輕一碰。

    巨人的整個身軀被金龍鞭的子體打得支離破碎,殘破的骨肉甚至噴出了數百里遠。

    這一鞭的威力過于巨大,長鞭重重落在地上,直接粉碎了數十座百里高的大山,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條千里長、數里寬,深達百里的巨大溝渠。

    “滅國之威,滅國之威!”胡老爺‘哈哈哈’放聲狂笑,雙手拼命的拍打著肚皮,不斷蕩起一圈圈肉浪。他歇斯底里的尖叫道:“滅國之威啊……鎮國神器,這才是鎮國神器應有的威力。孩兒,你這金龍鞭,煉化了幾成?”

    胡碩威風凜凜的倒提著金龍鞭,沉聲道:“父親大人,這先天至寶,哪里是這么容易祭煉的?孩兒傾盡全力,這幾個月了,也就祭煉了百分之一還不到。”

    胡老爺連連點頭:“才祭煉了這么點,就有如此威力,等孩兒你徹底掌控了這件寶貝……嘿,嘿嘿……本家……嘿,那玉州公霍雄不識好歹,居然拒絕了本家的善意,還打傷了你們二叔!”

    譏誚一笑,胡老爺慢悠悠的說道:“過些日子,收取了這北疆的幾件至寶后,我們光明正大的回去安陽城,你們當著你們二叔的面,堂堂正正的打死霍雄,給你們二叔好生出口氣!”

    胡老爺笑得燦爛,五名手持至寶的胡家好兒郎也笑得燦爛。

    他們一邊笑,一邊警惕的看著自家的兄弟。

    遠處再次傳來了咆哮聲,一座座大山中,一尊尊巨人不斷的竄了出來。

    一名顯得頗為蒼老的巨人手持一根石柱子,低沉的咆哮著:“大晉……神威……該死……殺!”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