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年從甲子園開始! 第九百二十八章 宣戰布告(第三更)

目錄:璀璨王牌| 作者:夜醉木葉| 類別:其他類型

    在原田等人,特別是一年級學弟離去之后。

    成宮鳴就徹底表現出自己的本性神色來了。

    “那么?特意在這賽后就直接過來找本王牌,應該是有什么話要對本王牌說吧?或者說,你干脆就是來宣戰的?阿信?”

    成宮鳴雙手抱在胸前,依靠著身后的墻壁,一臉我就認定是這樣的表情,看著面前的茂野,用著很篤定的語氣說道。

    “話都讓你說了,那我還能說什么呢?反正,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吧,當然,也有點其他意思,至于這個意思是什么意思,我想,你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吧?”

    茂野雙手一攤,眼珠微微一轉,看著成宮鳴笑呵呵的說道。

    “什么這個意思,那個意思啊,一段時間不見,你是去學落語了嗎?不,我看,是直接學漫才了吧!難不成,知道棒球比不過本王牌,終于要轉部了么?”

    成宮鳴嗤笑一聲,故意帶著很不屑的表情說道。

    “我說,你小子這自我感覺一直都是這么良好啊。”

    茂野翻了翻白眼,看著成宮鳴如此說道。

    “什么叫自我感覺良好?本王牌這叫自信,好不好!”

    成宮鳴振振有詞的說道。

    “是是是,東京王子殿下,世代最強左投,可以了吧?”

    茂野聳了聳肩說道。

    只是那表情和語氣,讓成宮鳴怎么看,怎么都覺得極度欠扁呢。

    “哼!請把左去掉,本王牌就是全日本最強的,也是唯一站在頂點的投手,這次的夏季大賽,本王牌會證明這一點的。”

    成宮鳴微微揚起的下巴,很是自傲的樣子說道。

    “嘿,這話,等你擊敗了我,再說吧,鳴君?”

    茂野雙手交叉合十,瞳孔里閃爍出一縷淡淡寒芒,緩緩說道。

    “不用著急,就是兩天的事情,信,和去年一樣,今年的夏季,你們注定就是敗北,不會有其他的可能性。”

    成宮鳴同樣身體離開墻壁,微微朝前傾動,那面容上流露出來一抹冷厲神色,很是直接的將這位王牌投手的決意表露無疑。

    而也是在看到了成宮鳴這樣一幅神情時刻。

    茂野面容上的肅穆神色反倒是一下子消散開來,重新浮現出來的笑容。

    “就是要這樣啊,鳴,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一年了,去年的秋季,你小子私自落隊的事情,我可是一直記在心里啊,不管是國中時期的事情,還是去年夏季的那筆賬,這一次,我會連本帶利的全部討回來的!!”

    看似很溫潤的神情,那聽似很平緩的語氣。

    成宮鳴卻能夠從面前的茂野身上嗅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

    “啊,我也在等著這一天呢,等著我們能夠真正面對面,全力以赴對決的時候啊!!”

    成宮鳴眼眸里沒有任何一縷笑意,表情極度認真的說道。

    國中時期的比賽?

    那個時期的比賽,沒有什么代表性。

    去年的比賽?

    那根本就談不上是兩個人之間真正的對決碰撞。

    成宮鳴也不會認為自己擊敗了茂野信,以前的話語,更多只是在口頭上爭個勝負罷了,真要說起來,當成宮鳴自己在板凳席里看著,茂野信一個人堅持到了延長賽時刻。

    在內心里,他是認為自己輸給了茂野信了。

    所以。

    在今年,成宮的心情和茂野是一模一樣的。

    同樣背負著各自王牌背號的兩位投手。

    東京暴君殿下!

    以及!

    東京王子殿下!

    這次的決賽舞臺,才是兩位最強投手之間的真正戰斗!

    “那么,后天見了,鳴。”

    “啊,后天見!信!”

    茂野和成宮在各自留下這么一句話之后,便是同步朝著各自通道方向轉身離去了。

    有些東西,需要親眼去見證,有些東西,需要用語言來表述。

    對于茂野信而言。

    不管是這一世,還是因為前世原著的影響。

    成宮鳴,在他內心深處里都是一個極其特殊的存在。

    這樣一個存在。

    甚至會很容易影響,乃至于在某些條件集齊情況下,動搖到茂野的心態。

    為什么要在賽前特意來這里見一次成宮鳴?

    為什么要刻意說出這些明顯聽起來沒有多少營養的話語?

    僅僅只是因為茂野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確認一些事情罷了。

    夜晚,青道高中,青心寮。

    晚飯結束后,稍作休憩的青道高中眾人,也是在片岡監督的召集下,重新聚集在了食堂里。

    針對著后天的決賽對手——稻城實業,青道高中必然是要召開針對性的情報分析和戰術布置會議。

    特別是針對成宮鳴這位稻城實業高中的王牌投手。

    想要贏下稻實!就必須要攻克成宮鳴。

    否則,勝利就無從談起。

    “咻”

    “啪!”

    “就是這里,在本場比賽里,這是成宮鳴為數不多投出來的變速球,僅有兩球,而這一球,是錄像拍攝最清晰的一球,大家可以仔細看一下,不光光是這一球所體現出來的速差,更重要的是他的下墜弧度,根本就不像是變速球本身該有的下墜弧度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其放球點的高度,和最后落點位置的高度差,也是相當關鍵,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揮空這一球。”

    刻意定格在那個瞬間的投球。

    站在上首處的佐藤前輩神情肅穆指著電視機里,成宮鳴在第三局里投出的第一個變速球,語氣很是鄭重的說道,相對于成宮鳴在此前所掌控的滑球和指叉球,很明顯,變速球,是成宮鳴所有變化球里,威懾性最大的球種,最重要的是,這還是青道高中眾人沒有面對過的新球種,棒球,是那種不站在打擊區上,就算你反復觀看錄像,在球場上看了無數遍,也仍舊沒有自己站上打擊區去親自感受一次來的有效和有意義的運動。

    自然而然,青道高中眾人,對于成宮鳴的變速球就極度忌憚了。

    搭配上他那高達148KM球速的直球,會讓變速球的破壞力更足,而那個剛剛被佐藤前輩刻意點出來的下墜弧度。

    在場的青道眾人,包括一年級三人組,也都是忍不住將視線稍稍瞥向了左側位置上的茂野信。

    速差,下墜弧度要劇烈。

    這不就是自家王牌大人的掌心球嘛?

    而且,真要說起來的話,成宮鳴的變速球恐怕還要更加恐怖一點,因為,掌心球,在茂野手中,更加側重的是其下墜的變化,速差有,也挺明顯的,但是,和前者比起來,自然就稍差了一點。

    但是成宮鳴的變速球就不同了。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