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堂歸燕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阻止(二)

目錄:錦堂歸燕| 作者:風光霽月| 類別:都市言情

    朱瑜素來知道王妃是個厲害的女子,雖然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性子卻相當強悍,從前他只是聽說,沒有切身體會,如今真正見識到了,他才明白女子厲害起來也是不輸給男子的。

    “王妃息怒。”朱瑜小心翼翼的行禮道,“屬下并無其他意思,只是聽王爺的吩咐,為王爺傳話罷了。城中的事我也只知道那些。王爺無事,就在府中,想來是有什么要緊事做才讓王妃稍候?亦或是城里有什么其他事是屬下不知道的也未可知。”

    秦宜寧上下看了看朱瑜,唇角揚起個淺笑,“看來你是不肯與我說實話了。”

    秦宜寧的語氣尚算溫和,人還在笑著,可朱瑜的汗毛一下就豎了起來。

    徐渭之和謝岳早在帳篷外等候多時,聽聞里頭如此狀況,忙進門來打圓場。

    “何必要惹王妃不快呢?王爺與王妃鶼鰈情深,什么事是在王妃跟前說不得的。”

    “正是,王爺雖是有吩咐在,你依著吩咐來傳話便罷了,王妃問話,該回答的你便回答就是。”

    徐渭之與謝岳一人一句,話雖不多,但足夠讓朱瑜想明白了。

    一句“鶼鰈情深”,就足以讓他明白,現在開罪了王妃,往后在王爺跟前自己怕是沒有舒坦日子過。

    更何況王爺的事,就算他不說,王妃人已經就在城門前了,安排個人進城去打聽一番就能知道消息,王爺之所以瞞著王妃,約莫著也是為了男人家的面子吧?

    想通了這些,朱瑜終于低了頭,行禮低聲道:“王妃息怒。不是屬下有意欺瞞王妃,著實是王爺的吩咐屬下不能不聽,其實王爺是受了一些傷,怕王妃瞧見了擔憂,才讓屬下來告訴您現在不是入城最佳的時機。

    “事實上現在城里也的確緊張慌亂的很,屬下回稟的也沒有半句做假的。如今饑民遍地,靠近京城的便往京城里來,離著遠一些的,災民都已抱成一團去圍攻各地大城了。大家為的不過是一口吃的,為了活命罷了。造成這樣多災民的原因很多,但最要緊的是圣上的態度。”

    說到此處,朱瑜神色越發沉重,眼神之中隱含著憤怒。

    “圣上如今行事越來越不像了,這一次回京之前就已將王爺打了一頓板子,那寶藏明明是被陸衡那廝給藏了起來,可圣上一開始偏要說事情是王爺做的。”

    秦宜寧與謝岳幾人一聽便知朱瑜是不知其中內情的,幾人都不多言,只聽朱瑜細說。

    “后來回到城門前,圣上因大張旗鼓出去一趟還沒找到寶藏,許是覺得跌面兒了,王爺還好心的出了個主意,圣上這才找到了一個出去微服私訪巡查皇陵的借口。面上是漂亮了。

    “可眾臣將圣上迎回京城,本以為圣上多少也要考慮考慮災情了,圣上卻依舊只盯著寶藏,只想著修皇陵,根本不考慮百姓現在的情況。王爺多次進言,都被圣上駁回。還有一次,王爺因為勸說圣上,還被圣上斥責了。說王爺是有了‘逾越之心’‘難道你比朕還會做皇帝?’這話不是一個人聽見的,屬下聽了后,都替王爺委屈。”

    朱瑜摸了一把臉,又道:“想來那一次,圣上就已經記恨王爺的‘逾越’了。近日來災情逐漸加重,各地百姓流離失所,每天都有數不清的尋常百姓餓死,朝廷沒銀子,賑濟不能,百姓們看不到希望,各地州府就有許多百姓聚眾鬧事,如落草為寇那些已經算好的,甚至還有許多州府揭竿而起的。

    “圣上見了此情狀,終于是注意起這事來。上個月連逮了多個外派地方的官員,治他們管制不利之罪。

    “前兒,燕舊都附近有一個縣城叫陽縣的,百姓餓的實在沒了活路,就要有人聚眾鬧事,宣揚反叛朝廷之言,咒罵圣上無能,這話也不知怎么就傳入了圣上耳中。圣上當即就拿了當地李知縣問罪,甚至牽連到舊都知府,鞏大人。”

    秦宜寧愕然,“你說的是鞏仲堂鞏大人?”

    “是,王妃知道此人?”

    秦宜寧點點頭,“當年地龍翻身,我曾與王爺一同前往舊都賑災,與鞏大人和陽縣的李知縣都曾公事過。這二人品性高潔,一心為民,圣上又要怎么治他們的罪?”

    朱瑜聞言憤然道:“您不知道,李知縣已經被斬了,圣上還要殺鞏知府,王爺就站出來勸解一番,好容易才將圣上怒意勸住。可后來又傳來舊都消息,說是當地百姓圍攻了舊都的府衙,造成許多官差傷亡。燕朝舊都那地兒本就敏感,圣上覺得當地人有反叛之心,就又要拿了鞏知府問罪,還要將鞏知府在京城的家眷一律逮押起來。

    “王爺再度在朝會上為鞏知府求情,圣上大怒,當殿就與王爺吵了起來,并斥責王爺有不臣之心,當殿就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兒打了王爺五十板子。鞏知府以及家眷也沒能幸免,鞏知府被判斬首,家眷女子充為官妓,男子十四歲以上全部殺頭,十四歲以下男子流放北方苦寒之地永世不得回京。”

    朱瑜一番話,說的眾人皆氣怒不已。

    秦宜寧簡直怒發沖冠,“圣上竟又命人打王爺的板子!”

    “是。”朱瑜低著頭,無奈又憤怒的道:“前一次已經打了二十,傷勢還沒有痊愈,又打了五十,王爺現在府中養病,城里還有流民涌入,內外都亂的很。”

    所以逄梟才不希望秦宜寧現在進城。

    一則是因擔憂圣上余怒未消,她回去了會被圣上拿來作伐子。

    二則,五十板子之下逄梟臀后必定慘不忍睹!

    堂堂忠順親王,被軍中奉為戰神,卻被打了板子,整天要趴在榻上養傷,這樣狼狽模樣也是秦宜寧從未見過,逄梟亦不希望秦宜寧看見的。

    秦宜寧一想到逄梟被當眾按在殿前打板子的場面,就已怒火中燒!李啟天打的根本不是逄梟的身體,他打的是他的臉面!

    不是有很多人尊崇逄梟嗎?不是有多少人將他封為戰神嗎!李啟天這就是想讓所有人看看,即便是戰神,那也是他按在地上說打就打,哪日不高興了也是說殺就殺的!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