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卷 第1588章 羅子凌的手段

目錄:都市少年醫生| 作者:閑清| 類別:都市言情

    見羅子凌說的自信,楊曉東依然不太相信。

    不過,他并沒將不相信表達出來,只是問羅子凌接下來要怎么做。

    “走吧。”羅子凌說著,就往外走,“折騰了這么久,餓了,該回去吃晚飯了。哦,我忘記晚飯早吃了,去吃夜宵吧,你們也餓了,我請客,要不,去吃燒烤?”

    “你們定就是了,”楊曉東一臉的苦笑。

    羅子凌招呼羅雨晴一起去吃夜宵,但羅雨晴并沒太多興致。

    “我不餓,”羅雨晴搖搖頭,但在看了羅子凌一眼后,還是軟了語氣,“我陪你去吃一點吧。”

    羅子凌笑了笑,拉著羅雨晴的手,往停車地方走去了。

    走到停車地方,在打開車門準備上車的時候,羅子凌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個陌生號碼,他沖楊曉東呵呵笑了笑。楊曉東明白羅子凌這古怪笑容的意思,并沒打攪,而是催羅雨晴上車。

    羅子凌走到一邊接起了電話。

    “你是羅子凌同學?”一個沉穩的男中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你們的人查到我的電話,還有我的所有資料,甚至定位我,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有事就說吧,別廢話,我還要去吃夜宵呢。”

    “......”對方想不到羅子凌說的這么直接,一下子沉默了。

    “再不說我要掛電話了。”

    “這件事情,能不能就這樣算了?”對方知道羅子凌在捉弄他,但也只能把目的說出來。

    “我說,你打電話給我,還向我提要求,你總應該把自己的身份報一下吧,小時候,老師教育過我們這是不禮貌的行為,對不對?”以玩笑的口吻說了這幾句話后,羅子凌突然變得嚴肅,“我知道有人會給我打電話,所以我才放人。不然,我肯定是在得到承諾以后才會放人。”

    對方再次沉默。

    羅子凌也沒再說什么,只是靜靜地聽著。

    稍一會,對方終于開口說話,報了自己的身份,還有一個羅子凌不知道的代號。

    “對不起,是我們冒昧了,但我們也沒有辦法,希望你能諒解。今天之后,類似這樣的情況再不會發生,這一點我可以保證。我們可以名正言順地退出這種私下之爭,你也知道,我們不應該參與這種事情,但我們迫不得已,希望你諒解。還有,希望羅先生能把視頻刪除,此事就此了了。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好,”聽對方這樣說,羅子凌馬上答應了,“既然你把話說到這個程度,那我就給你這個面子。這件事情就此揭過,我們都當作沒有發生。只是希望,你能一直記著今天晚上說的話。”

    “謝謝你!”

    “再見,”雖然沒聽到對方再次承諾,但羅子凌還是在對方道了謝后,掛了電話。

    對方的級別不低,高到讓他都驚訝的地步。對方既然出聲請求,并答應以后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情,他們不會再卷入這類爭斗中,那他肯定給對方面子。

    掛了電話后,羅子凌坐進了車里。

    楊曉東并沒問羅子凌是誰打來電話,羅雨晴一臉好奇,但同樣沒問。

    雖然說羅雨晴以前也算是豪門中人,但她并沒接觸過類似現在這樣的事情。

    以前,她就是個家世不一般的學生,與社會接觸并不多。在變成羅家女兒后,和社會的接觸一下子多了起來。她清楚,今天的事情很麻煩,麻煩到不是她可以應對的地步。

    要知道,她可是好奇心很強的女生,身邊的事情,沒有一件不是她想弄明白的。

    羅子凌真的帶羅雨晴去吃燒烤,但替羅雨晴要了份養胃的粥,并叮囑她少吃燒烤。

    “既然不讓我吃燒烤,那為什么還要帶我來?”羅雨晴有點憤憤。

    “因為吃了夜宵回去,夜生活就圓滿了。”

    “......”羅雨晴瞪了羅子凌好一會,終于還是想不出來怎么回應他這句話,只能罷休。

    吃夜宵的時候,凌若楠打來電話,問他們什么時候回去。

    羅子凌回答,吃完了夜宵再回去。

    因為凌若楠的電話催促,羅子凌也沒在外面多呆。

    原本他以為,吃夜宵的時候,還能接到幾個電話,但讓他失望的是,居然沒有。

    回到別墅的時候,凌若楠和羅連盛還坐在客廳里等。

    兩人應該在聊什么重要的事情,因為他們的神情看上去都挺嚴肅。

    “又遇到了事兒?”看到羅子凌和羅雨晴回來,凌若楠馬上起身迎了過來,“詳細說說。”

    “也沒什么事,類似上次的事情,”羅子凌只是笑了笑:“估計,以后也沒這方面的麻煩了。”

    “居然是這樣,”凌若楠點了點頭,“我想,他們會知難而退,也會趁機退卻,因為做這些事的人,也怕被人算計,甚至被人舉報,畢竟我們不好欺負,鬧大了,難受的是他們。”

    說到這里,凌若楠頓了頓,再道:“但有一點我擔心,那就是,他們見識到了我們的手段,會更加懷疑這些事情是我們做的。”

    “媽,即使我們不表現點手段,他們依然認為是我們做的。但這不能說,有這樣的能力就會做這樣的事情,就比如強奸案一般都是男人干的,但不等于男人有作案兇器,就有強奸的可能。”說完這話后,羅子凌知道自己的比喻不妥當,因此馬上逃開了幾步。

    “瞎比喻,”羅雨晴紅了臉,啐了羅子凌一口,“敢當著我們的面說這樣粗俗的話。”

    “話糙理不糙,”羅子凌辯解了一句后,坐到羅連盛身邊,再笑著問道:“爺爺,你一個人在家,是不是很無聊?”

    “還好,”羅連盛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再拍拍羅子凌的手,催促他去早點休息:“夜了,早點睡吧,明天晚上跟我去你外公那里吃晚飯。就我們兩個人去!”

    羅連盛帶他去凌明瑞那里吃晚飯,羅子凌并不奇怪,讓他奇怪的是爺爺后面的那句特別說明。

    這是什么意思?

    連凌若楠都不帶,是不是砸場子去?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