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居然是這樣

目錄:都市少年醫生| 作者:閑清| 類別:都市言情

    這幾個月以來,燕京紈绔圈名聲最響亮的人物不是陳家海,也不是凌海寧和方東訊,而是凌若楠的“私生子”羅子凌。手機端

    羅子凌把陳家海欺負的夠嗆,凌海寧和凌海俊兄弟,也被羅子凌欺負的很慘。

    可以說,現在羅子凌已經是燕京紈绔圈內非常知名的人物。

    林澤成他們所混的雖然不是最頂級的紈绔圈,但和陳家海、凌海寧這些頂級的大少也有交集,許多事情他們都清楚。他們清楚羅子凌這家伙不好惹,如果遇見,最好的選擇是躲到一邊。

    卻沒想到,今天居然在羅雨晴的宴會遇到了這家伙,還與他起了沖突。

    此時的林澤成,懊悔的想用腦袋撞墻。

    他算是見識到了羅子凌的厲害,相信了傳說的羅子凌確實彪悍。

    眨眼間,將他們幾個人打倒,還將他拎空提了起來。

    想到剛才被掐著脖子時候窒息的感覺,林澤成依然心有余悸。

    “原來是羅大少,真不好意思,剛才沒認出來,”林澤成還是個能屈能伸的人,趕緊道歉,“在下林澤成,想不到無意冒犯了羅大少,還請見諒。”

    又馬對吳寧靜說道:“吳姨,我不知道他是羅大少,剛剛因為一點小事起沖突,是我們的錯,壞了雨晴的晚會氣氛,真是對不起了。”

    “原來只是誤會,”原本有點頭疼,不知道怎么解決才好的吳寧靜,見林澤成主動認錯,心里松了口氣。

    沖林澤成笑笑后,吳寧靜再柔聲對羅子凌說道:“子凌,既然只是誤會,那你大人大量,別再計較什么,算給阿姨一個面子,好不好?”

    又馬吩咐李曉晴,“曉晴,剛才你也粗魯了,和子凌道個歉,他可是你姐的……很好朋友。”

    李曉晴想不到自己的母親會這樣的態度待羅子凌,林澤成的態度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非常的驚訝。但最終他還是想到了什么,沒拂吳寧靜的意,前向羅子凌道了歉。

    這時候,聽到動靜的羅雨晴,也從外面進來。

    看到兩人沖突已經結束,她松了口氣。

    “雨晴,真是對不起,剛剛不知道是羅大少,起了誤會,真是抱歉。”林澤成看到羅雨晴后,再次道歉。

    羅雨晴沒說什么,只是眼睛看著羅子凌。

    如果羅子凌不想計較,那她也做個順水人情,不和林澤成等人計較。

    如果羅子凌不打算此放過,她也肯定幫羅子凌說話。

    “既然只是誤會,那別計較了,”羅子凌當然要給羅雨晴和吳寧靜以面子,大度地笑了笑,再對羅雨晴說道:“學姐,不好意思,壞了你生日晚會的氣氛。”

    “沒事,”羅雨晴回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再招呼李曉晴,“曉晴,跟姐去招呼客人。”

    招呼李曉晴過去后,又對林澤成及曹建輝等人說道:“你們自便吧,反正大家隨意行了。媽,你替我陪一下子凌吧。”

    見羅雨晴這樣說,林澤成等人不甘心地走開了,曹建輝等人還以為羅雨晴想讓自己的母親好好和羅子凌說說,丈母娘見女婿的意思,因此呵呵笑了笑后,走開了。

    邊的人走開后,羅子凌直截了當地說事情了,“雨晴和我說了一些事情。”

    吳寧靜頓時尷尬,但也沒有回避,而是很認真地說道:“我敢確定,你和雨晴是姐弟關系。”

    “但我父親否認,我相信你也不是完全確定,對不對?”羅子凌意味深長地看著吳寧靜。

    吳寧靜紅了臉,有點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確實,她不是非常確定,因為有可能懷孕的那幾天,她和兩個男人有過關系。

    只不過,羅雨晴長的和羅旭升有點像,絲毫不像另外那個男人,因此她才這樣認定。

    “你父親……他來過燕京?”她回避這個問題,問羅子凌另外一件事情了。

    “他現在不在燕京。”羅子凌并沒直接回答。

    “我想見他一面,如果他再來燕京,你能告訴我一聲嗎?”吳寧靜可憐巴巴地看著羅子凌,“我不會讓別的人知道的。”

    羅子凌反唇相譏了一句:“你已經將雨晴的姓改了,難道還有什么人不知道這些事情嗎?”

    吳寧靜的神情有點僵硬,但還是強笑著說道:“雨晴自己也沒反對。”

    羅子凌也沒為難吳寧靜,輕聲問出了那個困擾他很久的問題:“我想知道,當年你和我父親之間發生了什么,又是因為什么而認為羅雨晴是我爸的女兒,你要知道,我爸否認曾和你發生過關系。”

    羅子凌問的這么直接,吳寧靜的臉更紅了。

    吳寧靜已經四十多了,但因為保養得當,完全看不出年齡。

    年輕時候的吳寧靜和現在的羅雨晴有點像,也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大美人,年齡大了點,但并不妨害她展現自己的美麗。再加光線昏暗的緣故,她露出嬌羞的樣子,是說不出的嫵媚動人,連羅子凌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當年,我主動追求他不得,愿意當他情人,他也不愿意。于是,我很生氣,在約他見面的時候,在他的酒里下了蒙汗藥。那種藥很高級,無色無味,事后也沒有任何后遺癥。你爸雖然精于醫學,但沒防備之下,還是招了。”

    說到這時,吳寧靜嘆了口氣,轉過了眼,不敢看羅子凌。

    羅子凌呆了呆,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吳寧靜把羅旭升約出來后,兩人相對飲酒,結果羅旭升喝了下了藥的酒,昏睡過去了。

    趁羅旭升昏睡的時候,吳寧靜對羅旭升用強。

    而事情完畢后,吳寧靜因為心虛,把所有痕跡都抹去。

    羅旭升醒過來后,并沒發現有什么異樣,而吳寧靜也不敢聲張,因此羅旭升記憶,并沒和吳寧靜發生過關系。

    不過他又馬想到了一個問題,再問:“即使你鐘情于我父親,又為什么和其他男人發生那種關系?”

    “我當時已經結婚了!”

    “啊?!”

    https:///html/book/42/42937/l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