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你有沒有把我當成女人

目錄:都市少年醫生| 作者:閑清| 類別:都市言情

    被楊曉東打擾了興致,再加上時間不早了,羅子凌和羅雨晴也就離開了咖啡館。

    這個晚上,羅子凌睡的挺安穩,但除了他,其他幾個女人,包括楊青吟、歐陽蕙蕙、歐陽菲菲,還有羅雨晴都沒睡好。沒睡好的原因各異,但都和羅子凌有關。

    第二天一早,羅子凌依然起來晨練。

    他晨練結束回寢室洗澡換衣服的時候,其他幾個家伙還沒起床。

    羅子凌也沒理他們,獨自一人出去了。

    他要去給林嵐治療。

    昨天睡覺前,他給林嵐發了消息,說他已經回來,明天早上準備過來替她治療。

    林嵐只回了一個字:“好”。

    “這個女人,總是這副德性,”羅子凌在收到林嵐回復的信息時候,有點哭笑不得。

    去療養院,他還是乘坐楊曉東的車子過去。

    讓他意外的是,在療養院又碰到了鳳凰。

    “咦,你最近怎么這么閑,老是能碰到你?”羅子凌驚訝地問呆在林嵐房間里的鳳凰,“以前你是神龍見尾不見首,這段時間你們沒有任務啊?”

    “隊長她剛剛回來,”林嵐知道鳳凰不愿意回答這種很無聊的問題,因此替鳳凰回答了一句。

    不過她也只是說了一句,就沒再說其他的事情。

    “等你治療完畢,我有事找你。”鳳凰沒好氣地看了眼羅子凌,就走了出去。

    “喂,你呆在這里不行嗎?”羅子凌沖著鳳凰的背影大喊,“你在這里,可以幫我一下忙啊!”

    但鳳凰卻不理會,帶上門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羅子凌一頭霧水里地林嵐,“我好像沒說錯話啊,她干嗎這樣?”

    “她有事去找首長報告,”在羅子凌面前,林嵐已經很自然地神情燦然,沒再像以前那樣總是冷著臉,羅子凌的問題,她覺得應該給他答應,“她才不會因為你的玩笑話而惱怒呢。”

    “這樣就好,我還以為她開不起玩笑,”羅子凌嘿嘿笑了笑,準備替林嵐治療。

    “再過一個星期,我去瓊州,準備在那里療養一個月左右再回來。首長也一起去,”不待羅子凌問詢,林嵐主動說了她要去南方這件事情,“原本打算是后天就走,以為這段時間你不會回來。既然你回來了,那就再接受你治療幾次,這是首長的吩咐。”

    說最后一句話的時候,林嵐明顯有點扭捏。

    “哈哈,你們首長并沒吩咐,是不是?”羅子凌看林嵐臉有粉色起來,馬上打趣了一句:“你只不過不好意思,所以才加上這么一句。”

    林嵐頓時大怒,狠狠地瞪了羅子凌一眼。

    這家伙真的是,知道了干嗎一定要把她的小心思點破?

    再接受幾次治療,這是林嵐自己的提議。

    他們確實在做前往南方的準備,但在昨天晚上接到羅子凌的信息后,林嵐還是改變了主意。

    她有點留戀和羅子凌之間這樣的接觸了,當然她也希望能再接受羅子凌的治療,因為這樣有助于她身體的康復。只不過,女孩子臉皮薄,怕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破,只能拉李海陽當借口。

    可恨的是,羅子凌這家伙,居然要把她的小心思說出來,林嵐當然有點惱羞成怒。

    “好吧,算我的錯,”看林嵐有點惱怒,羅子凌趕緊道歉,“躺下吧,再替你治療一下。對了,我可能也會去南方,聽說年底時候在羊城有一個中醫年會,我想去參加一下。如果去了,我跑到瓊州來看你,好像羊城距離瓊州才隔了一條海峽,游泳都可以過去。”

    “你這么厲害,能游過瓊州海峽啊?”林嵐沖羅子凌翻了個白眼,不過聽他這樣說,她心里還是很開心的。“隨便你了,你有空來瓊島玩玩也不錯。”

    “我不會游泳,”說到游泳的事情,羅子凌就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唯一沒有學會的就是游泳。你應該知道,我們所住的地方沒有大河,門口就一條小溪,冰山融化的水溫度很低,小溪的水可以洗澡,但沒辦法游泳,太冷太淺了。你會游泳嗎?”

    “當然會!”

    “那你什么時候教我,好不好?”

    “不好,”林嵐沖口拒絕,但想了想后,馬上改口:“好,如果有機會,我教你。”

    在陸上打不過羅子凌,在水中可以把羅子凌弄的欲仙死,一直以來被羅子凌欺負的比較慘的林嵐,想到了借教羅子凌游泳時候“報復”。

    兩人說話中,羅子凌已經準備停當,林嵐也背過身去,解下了自己的褲子。

    羅子凌替她治療了很多次,林嵐在羅子凌面前已經沒有了羞澀。

    當然,如果身邊還有另外一個人在,她是會感到羞澀。

    林嵐的傷口已經恢復的很好,傷口結痂后,痂開始變色脫落。

    這個時候,也要及時對傷口處理,如果痂沒完全剝離就用手去剝,那會有點小麻煩。

    而羅子凌在處理傷處的時候,會擦一點促進傷口愈合的藥,再替她進行針療。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替林嵐處理傷口的麻煩也多起來。

    特殊部位的一些東西,已經慢慢長密,羅子凌處理傷口時有點麻煩,又不能說。

    而林嵐也在羅子凌替她處理傷口的時候,因為這些說不出口的接觸而有異樣的感覺。

    今天也是一樣,在羅子凌替她處理傷處的時候,她的心跳自然地加快,臉也紅了起來。

    還好,羅子凌沒有任何輕佻的舉動,讓林嵐少了點尷尬。在針療的時候,羅子凌更是全神貫注,而在羅子凌運氣旋針治療的時候,林嵐原本有點亂的心,也鎮定了下來。

    林嵐原本繃緊的腿,也慢慢松開,就像以前治療時候一樣,把自己最隱蔽地方的風光展露在了羅子凌面前。

    當然,這對羅子凌來說是一種巨大的刺激,也是一種煎熬。

    特別是在他治療結束,而林嵐進入一種半睡半醒狀態的時候,身體完全放松,而他又在全神貫注中解脫出來的時候,看到她身上的風光,他總會有異樣的感覺。

    今天,林嵐似乎感覺到了羅子凌的異樣,輕輕地問了一句:“你有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女人?”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