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路逍遙 第533章 被學生欺壓

目錄:醫路逍遙| 作者:| 類別:歷史軍事

    沒有其他的事情,葉宇就把她們兩個送到了云海大學。

    因為有苗夏的安排,閆瑞入學的事情非常簡單,有她的璐璐的身邊做貼身保鏢,葉宇也能夠放心下來,便離開云海大學,去了省中醫大學。

    離開了那么多天,他也該回來指點一下自己的學生了。

    只是剛剛到研究室,他就愣住了。

    只見研究室外面竟然圍滿了人,一個個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這都九點了,也不見鐘神醫過來,不是說好的他來代課的嗎?怎么還不過來啊?”

    “別著急,鐘神醫那么忙的一個人,能抽空過來給我們上課,已經給足了我們學校面子,我們等一下他又有何妨呢?”

    “說的也是,像鐘神醫這么厲害的醫生,肯來我們學校講課,已經是我們的福分了,就別再祈求更多,免得到時候落了一場空。”

    “對了,剛剛聽里面的段芷學姐說,他們的導師回來上課了,今天鐘神醫不會來了,是不是真的啊?”

    “你說的是那個咱們學校新招最年輕的教授嗎?他來干什么?”

    “那么年輕,一看就是走后門進來的,肯定沒有什么實力,就讓他一直請假好了,這樣鐘神醫就能夠一直留在咱們學校給我們上課了。”

    “怎么能夠這么說呢,如果他沒有一定的實力,段芷學姐他們會如此心甘情愿的服從他的安排嗎?”

    “還有啊,如果他沒有實力的話,又怎么可能保住這么大的研究室呢?”

    “剛剛我不是說了嗎?他是走后門進來的,既然是走后門,那肯定就有關系了,既然有關系,用這么大的研究室又有什么問題呢?”

    “而且你們還不知道吧,這研究室以前是錢薄錢院長的,可惜他的后臺不硬,硬生生的被那個叫葉宇的導師給趕出了咱們學校。”

    “雖然葉宇是走后門進來的,不過他能夠趕走錢薄和賈高暢,這一點倒還讓我比較欣賞。如果他再有一點實力的話,說不定以后我也會讓自己的學弟學妹報他的研究生。”

    “咳咳,你們這樣背后說人的壞話真的好嗎?”

    葉宇聽不下去了,沖著那個不斷說他走后門的人質問道。

    “我說人壞話?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那人瞥了葉宇一眼,不忿的說。

    “你都不認識葉宇,怎么知道他是走后門進來的呢?萬一人家是憑借自己的實力進來的呢?”葉宇反問道。

    “憑實力?”

    那人冷笑起來,“他才二十來歲,能有什么實力?跟我的年紀差不多,頂多就是大學剛剛畢業,這樣的人即便是從小就開始學醫,恐怕在醫術上也沒有太深的造詣吧?而他卻便便成了我們學校的博導,這不是開玩笑的嗎?”

    “跟你一樣大又怎么了?難道就不能是個天才嗎?你沒有那個實力,只能證明你比較菜而已。葉宇可是由鐘神醫特別推薦過來的博導,由張校長親自把關確定了他的實力,才會給予這么高的職位,難道你還不相信張校長嗎?還是你不相信鐘神醫?”

    面對葉宇的質問,那位同學答不上話來。

    葉宇并沒有放過他,繼續道:“他請一個假,就能夠讓鐘神醫親自過來幫他代課,就憑這份關系,哪怕他沒有什么實力,你也不應該如此說他。”

    “關你什么事?”

    那位同學被葉宇說的臉紅脖子粗,皺起眉頭,厭惡的說道:“我說的是葉宇,和你有什么關系啊,搞的你跟葉宇是朋友一樣,竟然在這里指責我,你配嗎?”

    “我可是學生會的主-席,信不信我告訴你們班主任,讓他收拾你啊?”

    被逼的有些急迫,那位同學竟然連自己身份都給搬了出來,想依此來壓制葉宇。

    “啊?竟然是學生會的主席?這下這位同學惹到麻煩了。我聽說學生會的主席跟我們學校各個學院的輔導員班主任的關系都非常好,只要他暗地里打個小報告,恐怕這位同學就很難畢業了。”

    “我覺得這位同學說的不錯,人家葉宇能夠把錢薄和賈高暢這兩個毒瘤都給趕走了,即便真的是走后門,也不能如此說他啊。更何況,他還把鐘神醫帶到咱們學校任教,單憑這兩點,我們就應該維護葉教授的尊嚴。”

    “那你現在上去跟學生會的主席叫板去。”

    “我,我不敢。”

    那人立刻就蔫了。

    “學生會的主席嗎?這么威風?連博導都敢威脅,厲害厲害,失敬失敬。”葉宇冷笑著說。

    如果只是一般的學生,他教訓兩句,讓他們漲點心,以后說話小心一點就行了。

    可既然是學生會的主席,那就要好好的教導教導了。

    不然等這樣的人走入社會之后,很容易就行將就錯,步入歧途。

    “威脅博導?什么意思啊?”

    學生會的主席皺起眉頭說。

    他雖然在學校權利通天,可也就是在學生面前耀武揚威一下,面對真正的老師,他也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所以在聽到博導這兩個字眼之后,他也是心中一緊,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葉宇。

    再想想他在官網上見到的照片,這么一對比,他發現這兩個人長的真像,貌似就是同一個人。

    莫非……

    壓根不等他想完,就有同學認出了葉宇,驚叫道:“他就是葉教授,我們學校最年輕的博導。以前我還不相信,覺得他怎么也到三十了,現在看來,傳言并非虛假,他果真只有二十來歲,跟我們大小差不多。”

    “對對對,就是葉教授,我見過他的照片。”

    聽到同學們的議論,學生會的主席更加認定了自己心中所想,苦著臉說:“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要說你壞話的,我……”

    “現在還想用學生會主席這個職位來壓我嗎?”葉宇沉聲喝道。

    那人立刻就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說:“不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可是博導,學生會的主席在你面前連個屁都不是。”

    “哎,看來你還是沒有明白過來啊。”

    葉宇長嘆一聲,悠悠的說:“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就好好的當個學生吧,學生會主席的職位我會上報給校長,讓他另擇人選。”

    “啊!”

    那人一驚,忙求饒道:“葉教授,對不起,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你,求求你,千萬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就把我剛剛說的話當成屁話好了,千萬不要撤掉我學生會主席的職位啊。”

    “不撤掉你的職位,繼續讓你拿它來欺壓別的同學嗎?”葉宇反問道。

    一句話就把那學生會的主席噎的啞口無言。

    他已經在學生會主席這個職位上坐了兩年,這兩年,他沒少通過自己的職位便利,欺壓同學,從中謀取個人私利。

    如果真要被撤掉職位的話,以后他的學校該怎么生活啊,那些被他欺壓的同學還不整天找他的麻煩嗎?

    “自己犯下的過錯,就應該自己去承擔,只有你體會到那種被別人欺壓的滋味,你才能夠真正的明白,你欺壓別人的時候,別人會是怎么一個心理。好好琢磨琢磨,不然等你走出社會的話,遲早會犯下彌天大錯。”

    葉宇拍了拍那同學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說。

    這也是他從對方的面相上看出來,這人的未來一片坎坷,所以才想幫他一把。

    至于最后的結果如何,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訓斥完學生會的主席,葉宇就走到研究室的門外,回身沖著其他人朗聲說道:“因為我已經請假歸來,所以你們期待的鐘神醫今天就不再來咱們學校授課了。那他答應你們講一堂公開課這個諾言,就由我來幫他實現。時間和地點都不會變,你們先到教室里等著吧,我安排一下自己的學生,就過去給你們授課。”

    “你要來給我們授課?”

    聽到葉宇的話,人群中頓時就炸開了鍋。

    他們一直聽聞學校新來了一位年輕的博導,但因為葉宇時常請假,所以都沒有機會認識。

    而且葉宇是博導,不需要擔任任何的公開課,所以這些同學更加沒有見識到葉宇的真本事了。

    也就是他們聽聞鐘建雷在這家研究室代課,所以這兩天總會過來旁聽,希望能夠學到一些東西。

    經過這兩天的接觸,他們發現鐘神醫是一位很好說話的老醫生,便一致請求他為同學們上一堂公開課。

    外加上鐘建雷已經在張校長那邊下了保證,所以便答應了下來。

    今天就是他上公開課的時間,不過卻因為葉宇的到來而個耽擱了。

    葉宇知道這件事情之后,就決定代替他上一堂課。

    現在聽到葉宇要給他們上課,這些同學一個個都帶著驚奇的目光,好像是聽到了什么天大的國際新聞一般。

    “不行嗎?再怎么說我也是個博導,難道連給你們上一堂公開課的權利都沒有嗎?”葉宇疑惑的問。

    他還真不知道學校的規定,萬一真的是自己的資歷不夠,無法給學生們上公開課的話,那就鬧笑話了。

    “不是,不是,只是……算了,葉教授肯給我們上課,那是我們的福分,一定要告訴更多的人前來聽課。”那人支支吾吾的也沒有說出來一個所以然。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